快捷搜索:  

潘石屹辞任,万通再无六君子

每经记者 陈梦妤 每经编辑 魏文艺 

冯仑、王功权、刘军、王启富、易小迪、潘石屹。 

这六个人(ren)的(de)名字,以后恐怕很难再一起出现了。 

随着9月7日SOHO中国的(de)一则公告“潘石屹已辞去董事会主席职务”,一个时代真的(de)结束了。 

去年年初,在一场与俞敏洪的(de)对(dui)谈中,冯仑又旧事重提,他(ta)说北京CBD的(de)楼有一半是(shi)我(wo)们(men)(万通六君子)盖的(de)。他(ta)也透露过在30年之际合体组建(jian)“新万通”的(de)想法,但并没有得到其余几人(ren)的(de)热切回应。 

因为谁都没有想到,接下来这一年的(de)际遇。行业的(de)多事之秋,每个人(ren)的(de)境遇各不相同。 

1991年至今,“万通六君子”渐行渐远。这个9月,颇有些31年长篇终局的(de)意味。 

潘石屹的(de)“去留” 

潘石屹是(shi)六人(ren)中的(de)流量之王,尽管已数年“无心恋战”,但江湖却时不时有关于他(ta)的(de)传说。 

8月18日,SOHO中国发布2022年中期业绩,营业收入为8.96亿元,全部为租金收入,同比增长约11%;上半年租赁业务毛利率为83%,2021年同期为82%;净资产负债率44%,平均借贷成本4.7%。 

SOHO中国在中报里说,刚刚过去的(de)2022年上半年是(shi)值得记忆的(de)。于潘石屹而言,或亦如此。 

这是(shi)最后一份属于潘石屹的(de)SOHO中国财报,而相比业绩,其实更多人(ren)关心的(de)还是(shi)SOHO中国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立案审查的(de)事儿,至今未果,除了今年7月一个看似关联的(de)进展:首席财务官倪葵阳因涉嫌公司(gongsi)(gongsi)股票内幕交易,正在接受调查。 

9月7日的(de)公告则披露了潘石屹的(de)下一步,将专注支持艺术和慈善事业. 

这家曾经想在“5年内超越万科”的(de)企业(qiye),已经早早退出主流开发商名录。人(ren)们(men)提起SOHO中国,更多的(de)话题也是(shi)潘石屹本人(ren)——哦,老潘又解锁了一项新技能,又给自己的(de)幼儿园打广告了,又吆喝剧组来各座SOHO拍电视(shi)剧了,以及最近的(de)一条微博置顶,题目是(shi)“潘石屹:灾难是(shi)对(dui)人(ren)精神品质最好(hao)的(de)考验”。 

当初从万通六君子中全身而退,潘石屹和他(ta)的(de)小伙伴们(men)成功上岸,并一手打造出当时亚洲最大商业地产IPO纪录。精明,是(shi)对(dui)这位曾经的(de)万通财务官的(de)最佳刻画。 

2010年的(de)潘石屹意气风发,银河SOHO当年卖出146亿元,成为全国单体项目销冠,公司(gongsi)(gongsi)整体销售额达到历史新高的(de)238亿元。2012年,SOHO中国营收153亿元,净利润106亿元。 

有个数据可供比对(dui),同年,万科营收首破千亿达1031亿元,净利润126亿元,SOHO中国百亿营收产生的(de)净利润可匹敌千亿房企。 

不过此后数年里,这个从房地产发展黄金年代里走出来的(de)人(ren),却遗憾错失了黄金年代。 

潘石屹的(de)离场意图2019年就已现端倪。当年10月,有外媒报道称SOHO中国正考虑以80亿美元出售其在中国的(de)办公大楼;2020年3月,黑石集团被传提出以每股6港元私有化SOHO中国,交易价值40亿美元,但此后双方洽谈停滞直至终止;到去年6月,黑石重新着手并购SOHO中国,作价约30亿美元,潘石屹夫妇仅保留9%的(de)股权;然而此后的(de)9月10日,黑石集团终止收购。 

如今,潘石屹夫妇双双辞任,将董事会主席和CEO岗位交予公司(gongsi)(gongsi)20年老臣。 

从80亿美元到30亿美元,从卖房转为自持,再到卖卖卖,潘石屹在SOHO中国发展方向上做出的(de)适应性改变,是(shi)每一个投资者在追逐自身梦想与投资效益时的(de)天赋权力。 

潘石屹曾贡献了很多金句,比如“控制房价如果回到市场上,最重要的(de)还是(shi)两条,一是(shi)增加土地的(de)供应,二是(shi)减少货币的(de)供应,进而减少需求”;比如“做生意永远不变的(de)规律,就是(shi)低的(de)时候进货,高的(de)时候出货,SOHO中国永远在遵循这一原则”。 

SOHO中国这些年都没有举办业绩会,潘石屹也早已没有了当初对(dui)股价表示“爱谁谁”的(de)冲动,现在媒体想再约他(ta)专访基本没有可能,一切都低调得不像话。 

反垄断立案审查可以算作潘石屹地产职业生涯一道极其重要的(de)关卡,不知道现在的(de)他(ta)会不会还有那时在海南读南怀瑾解佛经的(de)心境。 

万通六君子中,只有潘石屹和冯仑公开讲述过那段过往。潘石屹的(de)回忆是(shi),“我(wo)非常珍惜和怀念我(wo)们(men)曾经一起创业的(de)那段历史,但每一个人(ren)都太有自己的(de)主见了。” 

事实的(de)全部我(wo)们(men)不得而知,因为每一位讲述者都有自己的(de)立场,沉默的(de)人(ren)也不代表他(ta)们(men)的(de)认可。只是(shi)多年以后,有一条广为流传的(de)轶闻:当潘石屹的(de)SOHO中国总部迁址,与冯仑的(de)万通中心比邻而居之后,即便只有一街之隔,潘石屹没有进过万通中心,冯仑也不曾拜访朝外SOHO。 

有一本写冯仑的(de)书,里边还有这样的(de)描述,潘石屹首先提出退出(万通),一向咄咄逼人(ren)的(de)他(ta)直接将律师函发到冯仑办公室,离开得干脆利落。 

不过两人(ren)的(de)关系并没有这么糟糕。在潘石屹酷爱摄影的(de)年份里,他(ta)做过一个视(shi)频(pin)节目,首期嘉宾便是(shi)冯仑。从两人(ren)在沟通拍摄角度时的(de)自若,到提及万通六君子的(de)散伙,完全看不出传闻中的(de)那些嫌隙。 

也罢,成年人(ren)的(de)对(dui)垒,向来不会让人(ren)轻易瞥见局促感。 

在潘石屹的(de)书里,“他(ta)们(men)或可爱,或严肃,或犀利,或幽默,都是(shi)些很棒的(de)人(ren),都是(shi)有许多故事和丰富感情的(de)朋友”。 

“我(wo)跟王功权、冯仑、易小迪、王启富、刘军六个人(ren)聚在一起创立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时候,也并没有什么明确的(de)商业目的(de)。像王功权和冯仑这两个人(ren),他(ta)们(men)对(dui)钱没有概念,也不感兴趣,冯仑的(de)衣服天天穿,从来不换,王功权更是(shi)这样。” 

冯仑的(de)“伟大事业” 

作为六人(ren)中的(de)带头大哥,除了去年一度深陷4248万元资金挪用传闻,冯仑依旧延续着自己的(de)岁月静好(hao),“冯仑风马牛”依旧保持着极高的(de)更新频(pin)率。 

但一年了,对(dui)于外界质疑的(de)“到底有没有挪用这笔4248万元资金”,冯仑似乎仍未给出明确答案。 

冯仑被誉为“商业思想家”,尽管已退位数年,但提及万通,他(ta)似乎依旧是(shi)代言人(ren)。冯仑在很多场合都毫不掩饰对(dui)王石和万科的(de)欣赏,可惜万通并没有成为第二个万科。 

从财务数据看,万通发展的(de)营收已经从2011年的(de)48.18亿元滑落至2021年的(de)8.13亿元,10年,营收只剩下一个零头。 

今年上半年,万通发展实现收入1.36亿元,同比下降70.19%;归属股东净亏损1.65亿元,同比降137.92%;而去年同期,万通的(de)营业收入是(shi)4.59亿元,同比下降18.27%;归属于母公司(gongsi)(gongsi)所有者净利润4.35亿元,同比增长4822.64%。 

而即便是(shi)这样大涨大跌的(de)惊人(ren)数据,也没有在地产圈激起太大浪花。去房地产化转型10年,万通早已不是(shi)那个万通。 

很多人(ren)认为万通的(de)名气远大于实力。从最早的(de)海南淘金到地产业的(de)“黄埔军校”,一路走来,万通却越做越小,曾经“艳压”招保万金,奋斗多年,终于变成了地产界的(de)“中小企业(qiye)”,直至第三次转型将“新城市科技(keji)+生活综合运营服务(fuwu)商”作为目标。字面上看,这与冯仑近几年数次折戟的(de)立体城市建(jian)设(she)似乎有些关联。 

对(dui)于六人(ren)的(de)发家事迹,冯仑还是(shi)很愿意分享的(de)。 

房地产行业野蛮生长之时,冯仑等人(ren)看上了一个8栋别墅的(de)项目,但新公司(gongsi)(gongsi)海南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(gongsi)(gongsi)(万通前身)账面只有3万块钱。 

“我(wo)出1300万,你(ni)出500万。我(wo)们(men)一起做,你(ni)干不干?” 

对(dui)方先要求考察他(ta)们(men)的(de)项目,冯仑很紧张:“我(wo)们(men)平时没有正经衣服,于是(shi)翻翻每个人(ren)口袋里还有多少钱,现买衬衫和领带。当时金利来领带比较高级,我(wo)们(men)忍痛割肉买了领带送给投资人(ren)。” 

得到认可后,冯仑立即骑着自行车跑出去写文件,在最短时间(shijian)内将手续做完后,王功权负责将500万元在最短的(de)时间(shijian)内拿回来,几人(ren)靠着这500万元,从银行贷了1300万元。 

卖完别墅后,新公司(gongsi)(gongsi)账面上多出了300万元。 

这是(shi)他(ta)们(men)的(de)第一笔运作资金,这一资本原始积累过程,现在看来就是(shi)典型的(de)“空手套白狼”。 

1995年前后,平均年龄25.6岁的(de)他(ta)们(men),就已经赚了上亿美金。出于信任,所有的(de)钱都经由潘石屹一人(ren)走账。 

2005年的(de)长安街旁君悦酒店长安一号餐厅,大家一边怀旧,一边展望未来,也总想听听冯仑对(dui)未来宏观趋势的(de)高见。 

在少有的(de)几次同框中,冯仑和潘石屹都很感慨在很年轻的(de)时候就已经挣了足够多钱。“不是(shi)因为我(wo)们(men)建(jian)了多少房子,挣了多少钱,而是(shi)价值观。价值观的(de)碰撞交流,才使得大家在一起。” 

然而股权平均分配的(de)理想主义,终是(shi)没能熬过后来的(de)兄弟散伙。从“中国合伙人(ren)”到“中国散伙人(ren)”,在当事人(ren)的(de)讲述中,恰恰也是(shi)因六人(ren)对(dui)企业(qiye)发展下一步战略的(de)分歧。 

告别万通“守夜人(ren)”身份后,冯仑做了很多自己想做的(de)事,比如演讲、出书、做自媒体、发射火箭等等;也会时不时提起六人(ren)创业初期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的(de)那篇文章,题目是(shi)《青年知识分子的(de)新的(de)报国道路》,再谈一谈他(ta)用来自我(wo)激励、伴他(ta)多年的(de)旧闹钟,以及每天唤醒他(ta)的(de)那句“伟大的(de)事业在等我(wo)”。 

“各自回家,洗洗睡了” 

与冯仑和潘石屹同时遇到挫折的(de),还有两人(ren)的(de)知心朋友易小迪。 

这两年房企债务违约频(pin)发,阳光100也未能幸免。直至今日,阳光100依旧未能刊发2021年年度业绩及2022年中期业绩。 

还有那些巅峰过后的(de)落寞。 

王启富转向投资领域,进军体育产业,“希望在中国做媲美环法的(de)自行车赛”;刘军投身农业科技(keji);王功权2015年归来,目前依旧是(shi)易小迪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非执行董事。 

很多年中,万通六君子在地产圈销声匿迹,去年潘石屹和SOHO中国率先将万通六君子的(de)话题带上热搜,易小迪、冯仑相继“补位”,像极了对(dui)“渡尽劫波,兄弟在”的(de)另一种解读。 

在那场广为人(ren)知的(de)聚会中,六人(ren)谈到很晚,也吵得精疲力尽了,最后易小迪给大家埋了单,冯仑给每人(ren)送了一件礼物——BOSS牌的(de)大衣,大家就各自回家,洗洗睡了。 

从金利来到BOSS,时过境迁,万通六君子终究是(shi)那个年代的(de)产物。 

客观说,万通六君子是(shi)通过炒房炒地赚到第一桶金的(de),但他(ta)们(men)最大的(de)硬伤是(shi),作为第一届中国房地产大佬,竟然没能在地产界延续成功。 

时代造英雄,英雄无法改变时代。 

万通六君子已经散伙,有人(ren)很怀念他(ta)们(men)。 

他(ta)们(men)承载过很多人(ren)对(dui)于白手起家和房地产事业的(de)美好(hao)想象,一去不复返。 

回首向来萧瑟处。

(责任编辑:魏京婷)

查看余下全文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(de)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(wo)的(de)朋友圈。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(zixun)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(ren)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(jian)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潘石屹辞任,万通再无六君子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795人留言! 共有:79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